AucLan/屋倫

溺愛阿修悠太重度患者。
其他發文ID(百度): GRiella,FordsDeepWater/Fleur/花兒
港家/紐西蘭。
中/英均含。
主英文圈,副中文。
動漫歐美圈均含。
新歡集中地。
產物圈: 星劇、B-Project(悠太/THRIVE)、月Pro(里津花/SolidS)、月歌(隼戀/始戀)
潛水圈: 冰尤、Fantastic Beasts
基本上是愛他就讓他受主義。
本命: 阿修悠太、世良里津花
中文嚴重退化注意。
練習中文字用。

迷失#3

Loop的是Needle No.6。

碼了有兩天了,在構想着好幾個可能,不過有的梗想要留到歌劇魅影篇才用。

本來的唱見!悠太梗還是用上了,因為有出道......但是在這裡的唱見!悠太是在唱Needle No.6 和 Tick-Tack 的悠太,這樣的感覺。所以應該沒關係吧,嗯。

N站指NicoNico, Y站指油管。

#########

無可否認的,事情很嚴重。鳳看着熟睡的棕髮少年,小心翼翼地握住對方比自己小的、微涼的手。

"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" 難得ㄧ臉嚴肅的鳳詢問。不得不說剛才的星谷嚇到他了。平日樂天的男孩,居然會露出那樣的神情。看到那樣的他,令自己不得不拋開因為柊退出而成的失望。

星谷究竟在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?

雖然已經不再是對方的前輩,但是卻不由得擔心對方。

"那雪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。" 月皇的臉色也不是很好,"那雪跟星谷是室友,可能會知道更多。"

"......星谷最近好像很害怕獨處。" 在房門邊的辰已插上話,"雖然我們都知道他經常晚上特訓,但是他這ㄧ陣子好像在利用練習來逃避什麼......"

"空閒你知道什麼嗎?"

"不、我不知道。最近除了練習外我們很少見面。天花寺也是吧?"

"對、對啊。" 沒有平日氣勢的天花寺露出了少有的脆弱的一面。

"只能等星谷醒來再說了。如果這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......我現在先去聯絡前輩們,看看他們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。" 曉看着病床上的少年,不禁軟化起來。他不能討厭努力向前永不言棄的人。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

他溫柔地撫着照片上的少年。

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忍耐和少年之間的距離。

可是不能。

他想要把對方藏起來,光芒都是他的。

不過首先,

他看着少年,吃吃地笑了起來。

"我的光,請再等一會。很快就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了......"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星谷緩緩地睜開眼睛。

散亂的思緒慢慢回來。

就要慌亂起來的時候看清面前的人,才開始緩下來。

"星谷君! 你感覺如何?" 少年第一眼看到的,是室友擔心的面容。

"......那雪? 我沒事。"

"星谷君,你昏倒了! 怎能說沒事??!!"  那雪激動地朝星谷喊道。

少年不禁內疚起來。這都是跟他ㄧ起共同進退的朋友啊!因為自己的事讓他們擔心了,尤其是在公演前夕。但是,如果他們知道了,不是會令他們更加擔心嗎?

可是,萬一他們因此遭遇不測.....

看着星谷在轉變的情緒的辰已走向病床,手輕輕的搭上星谷的肩膀,吸引着對方的注意,"星谷,有什麼在擔憂的話,請讓我們跟你一同分擔吧。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是有着同樣的心情。在我們遇到困難時你也是費心幫忙開解,請你也給我們這個機會,可以嗎?"

可能是因為辰已溫柔的話語,也可能是因為一直堆在心裡到了爆發的邊緣,碧眼少年終於不情願的對眾人誠實了,"其實是因為我收信了。"

天花寺ㄧ臉不解," 收到信了?"

不敢望向對方的星谷玩弄着手掌,"嗯。首先的是信,然後是衣服。再來,是跟我沒有和大家提起過的事情相關。"

"在我初中的時候,我曾經變裝跟學校的學長組成一個地下樂隊,在N站和Y站都有出道。我們用的都是藝名,我在這裡也沒有跟任何人說過。" 星谷心虛的看了眾人一眼, " 沒必要,而且我們有保密協議。" 

"不過,我今天收到一個恐嚇信息,所以十分擔心。"

鳳樹聽到這裡不禁插話,"恐嚇的對象是我?"

星谷點頭。

"星谷,你有留下那些郵件嗎?"

"就放在藍色的鞋盒,在書架上的那個。"

"我去把它拿過來。" 那雪亳不遲疑的自薦。

"那雪!" 少年十分擔心。

"那雪,我跟你一起。" 天花寺不容那雪拒絕。

"楪,請你也跟他們同行吧。我們在這邊沒事。"

"我們會早去早回,等會見。"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

誰也沒看到,星谷在課室的桌上堆滿照片。

'你是我的!!!!!!!!!!!'

(待續)

########

沒讓星谷唱成歌>~<

故事好像偏離原定的走向orz

评论(2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