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cLan/屋倫

溺愛阿修悠太重度患者。
其他發文ID(百度): GRiella,FordsDeepWater/Fleur/花兒
港家/紐西蘭。
中/英均含。
主英文圈,副中文。
動漫歐美圈均含。
新歡集中地。
產物圈: 星劇、B-Project(悠太/THRIVE)、月Pro(里津花/SolidS)、月歌(隼戀/始戀)
潛水圈: 冰尤、Fantastic Beasts
基本上是愛他就讓他受主義。
本命: 阿修悠太、世良里津花
中文嚴重退化注意。
練習中文字用。

迷失#4

繼續loop THRIVE, 這次一定要讓星谷唱上(握拳)!!!

唱的是之前就定下的六號針。

(23/6 的更新:)Loop Rikka的百合,這首好像有更多靈感(。

好像是借助了阿修和里津花的靈魂,這一章終於不卡了^^ 放在暫存都好幾天了......

################

病房裡一片寧靜,在天花寺、那雪跟楪離開後,其他人都不知如何應對。

星谷嘆了一聲。

'......what are you doing here?*
如以往你所喜歡的那樣做吧!
這個混沌的時代,
去看清身邊的事物,
無力、鬱悶的感覺,
這就是成人的世界!'

這樣歌唱着的星谷,擁有他們不曾見過的模樣,發出他們不曾聽過的音色。

如此的引人入勝。

用規則去限制他,真的是正確的做法嗎? 明明他擁有這誘人的力量,曉不禁質疑。

"......那是什麼歌曲?" 

突如其來的提問把星谷從沉思中拉出來。

"那是我在初中的樂隊裡的一曲.....到了最後因為種種的原因解散了,本來還以為能一直在一起呢。" 星谷苦笑着," 我只是喜歡唱歌,跟前輩們ㄧ起練習的時光,雖然忙碌,但是我很享受。" 星谷轉眼望向鳳," 樂隊解散後有一段時間都在迷茫,但是鳳前輩讓我了解到,這是我想要走的路。雖然可能不太一樣,但是總有一天我們會再度重聚的。所以,謝謝鳳前輩給予我這次機會。"

鳳不能迎上那誠懇的目光。自己其實沒有做什麼,卻成為如此出色的少年的指路明燈。一直掛着前輩頭銜的自己,還有許多的不足。這麼積極勇敢的少年,就連他這個年長的,也不能完全放下不能跟柊共演的遺憾,但是星谷卻能正面期待着再度會面的一天。

聽到星谷的一席話,曉也不禁的自我反省。雖然跟大家都有了感情,但是不去懷疑對方的決定默默支持。而且,不去質疑分離會折斷之間的聯繫。他是如何如此的去相信?

星谷 悠太擁有他需要學習的地方。在他那陽光的外表下,藏着的是成熟的思想。

"......星谷君,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呢?" 那雪拿着盒子,一付着急到要哭的臉龐。

"那雪!"

天花寺大步走到星谷,用力把對方按到自己身上," 你這個笨蛋! 這樣子已經早就超越惡作劇了!" 紅髮的梨園貴公子非常的生氣,這個傻瓜居然把這樣重要的事情收到自己的心裡。難過在作為同隊隊員,共同擁有一年各種的經歷的自己,是如此的不能信任?

感到天花寺的怒氣和內疚,星谷不禁閉上眼," 不是的......我知道這次的共演很重要,尤其是對前輩們。大家都因為各種的原因而期待着,並不是只有我擁有這樣的心情......"

楪微微彎下身令自己可以跟星谷平視," 星谷君,不管公演對我們如何重要,但如果你因此而出事,我們也不會好過......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。"

"但是,我也不能因為這個而躲避的!" 星谷堅持。

"我已經報告老師了,如果有什麼事情就立刻上報。"

"這樣子的話就已經好了。前輩們、各位都先回去休息吧。鳳前輩還是不要獨自一人的好。"

"星谷!"

"我沒事的! 我和音樂班的各位在同一個宿舍。而且,我不可以因為這個而影響我的日常生活。"

"星谷,記住保持聯絡。有什麼事情記得說出來。" 知道自己贏不過星谷的古執,鳳只好軟化態度。

"嗯!"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

坐在熟睡的他的身旁,他禁不住微笑起來。指尖拂過少年的睫毛、然後是略亁的唇,再撫上他的側臉。身上穿著的是自己為他準備的、合身的白襯衫和淺色的牛仔褲。身邊散落滿天星。

終於......

這不是夢境。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那雪透發出一個短訊:

'星谷君還在浴室?'

星谷悠太發出一個訊息:

'快好了,

那雪君。'

(待續)

###########

* 最後一次的六號針。

結果是聽着百合完成的//////

話說我不喜歡拖戲。

Wwwwwwwwwwwwww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