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cLan/屋倫

溺愛阿修悠太重度患者。
其他發文ID(百度): GRiella,FordsDeepWater/Fleur/花兒
港家/紐西蘭。
中/英均含。
動漫歐美圈均含。
新歡集中地。
星劇(星谷)、B-Project(悠太/THRIVE/增阿)、月Pro(里津花/SolidS)、月歌(隼戀/始戀)、文豪(敦受)、弱蟲 (總北箱根/真波)
基本上是愛他就讓他受主義。
也吃親情友情向。
中文嚴重退化注意。
練習中文字用。

耳釘(增阿)

突發文。寫不出第十ㄧ章的puppy love就突然開車。
盡量是能發上來沒問題的程度。因為很少寫,所以求評......

OOC有,PWP,疑以沒有經過雙方同意(dubious consent),超強獨佔慾的和南,黑化!和南。

Okay的話,請繼續。

和南的誕生石是紫水晶。

################

用力把戀人扔到床上,和南立即欺身貼上對方,不讓愛人有喘息的機會,金髮王子就吻上去。

被強行搶奪氧氣的粉髮少年不禁閉上眼睛,想要在這爭奪戰中搶到珍貴的寶物。

望着身下人的模樣,MooNS的隊長雙目暗淡下來。

就這樣的,把光永遠地禁錮在身邊好了。

看到對方快要窒息的樣子,和南才鬆口。悠太立刻大口大口的吸着這得來不易的空氣。生理淚水不受控制的從眼角流出來。

"悠太,你很清楚我是怎樣的人。" 他溫柔地撫上對方的臉龐,替在自己身下的人擦掉淚水。和南緊盯着對方,不容對方逃離自己的視線。

"但是,既然你還是選擇了我,就應該有心理準備,你不能離開我。" 增長輕輕吻上對方的額,然後揉了揉粉色的髮絲。

"已經離不開我了吧,悠太。" 隔着薄衣舔着隱約可見的敏感點,他滿意地聽着年少的男孩忍耐不住發出的聲音。然後用指甲攻擊着被唾液浸濕的顆粒。因為過度的注意而感覺放大,指甲、布料跟皮膚的磨擦,使正在步入成年的孩子不禁弓起腳趾,連腰身也不自覺地迎上去,單純本能地想要獲取更多更多,自己說不出口卻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東西。

被自己壓着的人所露出的反應,使和南非常滿足。能使太陽擁有如此的神情,可以拋棄自己的靈魂而滿足渴求的人,只有增長 和南一個。

他不會把這樣的悠太讓給任何人。

這樣的悠太,只有他能看見。

想到這裡,ㄧ時沒能忍耐住的和南,已經沒有平時的冷靜急忙地解開對方的紐扣。稍稍碰到對方的腹部,THRIVE的可愛擔當只能使勁地搖着頭。

先前加在熱可可裡的東西,已經發揮作用了吧。在這麼短的時間裡,就開始露出可愛的神情了呢。

首先是利用溫柔和寵溺令他離不開自己,再依着自己的喜好慢慢培育。

在某些事情上天真得過份,卻又出奇地細心的他應該發現了吧。

龍持最近看到自己的神情都是怪怪的。

但是他並不在意。

劃過能使粉髮少年失控的ㄧ點,和南如願地看到對方因他失神的一刻。因為補助品的存在,而令感官的功能放大了好幾倍。受到刺激,心跳的速度正直線上升。而在物理跟化學的雙重作用下,悠太很快便到達前所未有的天堂。

又或者是地獄。

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着,但體內深處的熱氣,卻一直提醒着少年還未得到滿足。儘管已經開始有點脫力,可是強烈的需求蓋過理智,少年發軟的身體再次磨擦着金髮王子。

"和、和南......" 聲音已經變得沙啞,可是阿修就是離不開一直對着自己溫柔的王子。

"噓。我們再來一次吧。我會使你滿足的,悠太。" 和南把手指貼在對方的唇上。

"但是悠太,在餵食之前,我需要你答應我ㄧ件事。"

悠太眨着充滿水氣的眼睛一臉疑惑。

和南快手快腳地把悠太耳上的飾物摘下來扔到地上,然後從身旁的床頭櫃拿出發着紫光的耳釘。

"不要脫下這個。把這個代表着我的耳環戴着,能使我安心。答應我,好嗎?"

悠太無力地點頭。

當二人再度融合一起的時候,阿修把頭埋到增長的胸前。

"阿增,我是你的。"

评论(14)

热度(10)